百宝彩票(青海快3) ?
章登享:烧一盆火向度寒冬

 

 

烧一盆火向度寒冬

章登享

1

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”。到了冬至,入了?#29275;?#36215;风了,飞雪了,落光了叶子的树,枯黄了面颊的草,田里残留的稻茬,园中瑟缩的青菜萝卜,都被雪粉儿给加了冕,白亮亮晃人眼睛。

风寒雪紧,公家也就没什么农活了,庄稼人闲下来。这一闲,冷风冷雪开始钻脊梁骨了。又长又冷的寒冬,难熬啊,赶紧烧盆火向吧。

老家祖辈,一直把烤火叫做“向火”,把烧火塘称为“烧火向”。说是烧盆火,其实基?#23621;?#30406;无关。一般人家,靠近一方墙壁,或置个树蔸,或搁捆树枝,也有放些棍儿棒儿的,烧起来就是火向了;客气点的人家,会用几块土砖围个方圆,有点“塘”的模样;如果用一口废弃的大铁锅烧火向,那户人家一定有点奢侈,当年废铁锅可卖几个分儿角儿的呀。

天寒地冻之前,庄稼人就开始置办越冬柴草了。做饭的自不必说,向火的也不能少。向火的烧柴首选树蔸。那年份,人们可不知根雕、盆?#21543;?#30340;,树蔸几近于废品,烧火向尚有点用,耐烧,一个树蔸烧个三五天?#26179;?#39064;;劈柴呀树枝呀当然更好,只是乡里人舍不得,也不太禁烧,几下子就烧没了。

于是,树蔸成了烧火向的宠儿,入冬前就有人到处寻摸树蔸了。记得某年初秋,队里要将一片林地改为稻田。几天过去,大树小?#39749;?#30733;光了,只?#20449;排?#26641;蔸趴伏在地。也许是为了加快“改天换地”的步伐吧,队长说树蔸谁挖归谁。这下热闹了,塆里的人呼啦啦围过来,疯抢树蔸。我们兄弟姐妹全去抢,总算“号”住了五个树蔸。随后锛呀斧呀、刀?#35282;?#21568;,一齐上阵,全家大小折腾到天黑,才把树蔸全给挖出来。父亲累得呼呼喘气,但一?#36710;?#24847;:“今年过冬,烧火向不愁啦!”

那年月,你到塆前塆后随便看看,稻床边,廊檐下,猪圈中,几乎家家都少不了干枯的树蔸呢。

  

  

2

雪压风欺,冬天黑得更早,天地间?#36710;?#19968;片僵硬。各家各户,开始烧火向了。

树蔸搬过来,占据了火塘一角。先用草把引火,草把上面搁些干树枝。一人鼓起腮帮,吹响竹子制作的吹火筒,“噗噗噗”——树枝随即噼?#37202;?#26469;,火势渐旺,受火的树蔸冒出火星儿,腾起朵朵蓝色的火苗。枝儿棒儿继续添加,火焰开始跳动,周遭一片亮堂,温度慢慢上升,暖气终于压制了室内的严寒。

一家人围火而坐,享受火向传导的暖热。大姐纳一只鞋底,针儿线儿在她灵巧的手头跃动,火苗映红的顶箍儿,赛过世上最美的戒指。二姐绣一只鞋垫,虬曲的枝干上,红梅三五点,?#24403;?#19968;树春。母亲的纺车架在火向外,吱咛咛轻声吟唱,那寒夜的小曲,是迄今存于我心的最动听的天籁。

父亲将屋顶垂下来的“猴上树”(一种长铁钩)吊于火中央,挂一炊壶冷水,丢三两片茶叶,火钳在火中轻轻鼓捣,静待水开。不一会,壶水咕咚起来,搪瓷缸倒满了,父亲一口接一口,吱咂有声,将悠闲与惬意吐纳到了极致。

我们几兄弟名为向火,实则记?#19968;?#20013;烤食。火堆间埋几个红薯,火钳上烤几块糍粑。待红薯糍粑烤熟,兄弟吃一半,?#33268;?#21676;一口,姐妹尝一截,那场景,?#20146;?#21619;,染香了漫长的寒夜,连风神雪神也要垂涎三尺呢!如果母亲偶尔慷慨一次,允许烧一两个鸡蛋吃吃,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啦!

火向并非那么好烧。若树蔸潮湿,或木柴浸入雨雪,想烧燃就难了。湿漉漉的树枝树棒,吹火筒吹破腮帮,也难以冒出火苗,只能冒出浓烟。满屋游走的烟雾,呛得你嗓子?#25226;蹋?#24178;咳?#27426;希?#40763;涕眼泪全出来了。

有个周日,?#25913;?#22806;出了,我们兄弟懒得烧湿树枝,烧完了一捆好干柴。母亲回来气得跺?#29275;骸?#37027;是留着过年烧火向的!几个败家子,你们是沈万山啦?”我们兄弟互相瞪眼,这沈万山是谁呢?塆里好像没这人呀!

  

  

3

冬天得闲,左邻右舍爱串个门儿,俗称?#30333;?#25042;板凳”,主家可得烧好火向接待呢。随后几个人围住火向,唧唧呱呱,家长里短,清苦的日子就有了咸淡啦。

也是可以娱乐一下的。姑娘小伙,叔儿婶儿,靠近火向,拿一副扑克,来几圈“七王调主”,打几盘“五十K”,虽无一分钱的输赢,可出错一张牌大呼小叫,坐了几盘庄眉飞色舞,孤寂的冬季也就多了情趣呢。

火向边听白话更是冬夜的享受了。没有童话,只有白话(民间故事);没有狼外?#29275;?#21482;有鬼嘎嘎(外婆)?#25442;?#26377;讲刘备关羽的,说李?#28216;?#26494;的,谈岳飞秦桧的,聊孙悟空猪八戒的……讲什么的?#21152;校?#20160;么都讲不全。好奇的伢们一刨根?#23454;祝?#22823;人谁都说不出子丑寅卯了。

印象深刻的,是某个飘雪的冬晚,一屋人聚在我们家向火。年轻?#22791;荆?#20013;年婶婶,叔儿伯儿,十来人挨?#20598;紛牛?#22260;满了火向,嚷着要父亲唱“歌本子”。“歌本子”属禁品,父亲偶尔偷偷唱给母亲听。这多人,他怕人知晓后惹祸,不想唱。大伙儿反客为主,陈婶笑着给父亲点烟,肖婶忙着给父亲?#20849;瑁?#22372;伯赶紧将火向的黄金位置让给父亲,大家?#38393;?#21457;誓不告诉任何人。

母亲也在一?#22253;?#33108;,父亲拗不过,?#32654;?#25163;抄的“歌本子”,咿咿呀呀唱起来。唱本是他偷抄的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:?#20843;?#25105;一里桥,手把?#29238;?#25671;,口叫哥哥莫摇桥,我家走一遭;送?#19994;?#27743;河,鱼儿穿江过,入学中举我两个,全然识?#40644;疲?#36865;?#19994;?#26494;林,白鹤闹?#33080;粒?#30333;鹤好比我两人,你就不聪明;送?#19994;?#24217;亭,拿卦问神灵,二人因缘不得成,只差做媒人……”长大后我?#33268;?#32771;证,这兴许就是“梁祝相送”的民间古本。那越剧、黄?#24223;?#37324;的“十八相送”,该不是?#28304;?#20026;蓝本吧?

父亲嗓子粗,?#27426;?#35843;儿并不悦耳。可屋子里异常安静,?#23578;?#24213;的住了针,绣鞋垫的停了线,抽旱烟的不再吧嗒,?#28909;?#33590;的没了咕噜,吹火筒的噤声了,拿火钳的定格了……火光映红了听众的各色表情。父亲的哼唱声,回响在火向四周,融入屋外的飞雪,疲乏了冬夜的风寒。

 

 

4

火向一天天烧?#29275;?#23506;冬一天天熬?#29275;?#24180;三十到了。

这年除夕遇上了好天气,没风没雨也没雪,阳光柔?#27169;?#28843;耀着寒冬里的?#22242;3园脹拍?#39277;,父亲照例开始准备火向了。

过了六月日晒的树蔸,经了八月风蚀的劈柴,选出最好的搬到了火塘。农家人过年嘛,平日十多个月的节俭,换来的就是几天的奢侈呀。?#28304;?#26159;这样,烧火向也这样呢。

“天不冷烧什么火向啊?”我嘀咕一声。父亲瞪我一眼:“三十的火,十五的?#30130;?#25026;吗?大年夜,不管冷暖,?#23478;?#28903;火向,一家人向火守岁咧!”

老爸,您先守吧。我们可没兴趣,?#19968;?#20276;们疯去啦。一群伢们,这家走走,那家逛逛,上塆下塆,每一扇窗口?#21152;?#28783;光,每一家堂屋?#21152;?#28779;向。

玩累了,回家吧。夜色已浓,年味正酣。除夕夜没?#34892;?#26376;,可每家的门缝中,灯光与火向的亮光融为一体,刷亮了黑?#33080;?#30340;年夜。

进得家?#29275;?#28779;向烧得一片红旺,父亲母亲的脸上,镀上了一层金色,皱纹里似乎也多了满足和安宁。

夜深了,我们仍没睡意,等的是大年的夜宵。父亲将撑嘎子(粗铁丝做的简易支架)置于火向中,母亲端来一?#21862;?#33636;素,放在上面炖着。一忽儿,?#21862;?#21653;嘟,香味钻鼻,一家人围着火向吃着喝着。没有风雪的年夜,热腾腾的夜宵,吃得一家人浑身冒汗呢。

夜宵?#22253;眨?#28779;向?#24266;晃?#26262;,一家人继续围火守岁。两个弟弟熬不住,先去睡了;两个姐姐也撑不了,走人了?#26179;?#20063;来了睡意,不想坚守了。父亲歪在椅子上,火苗儿舔着他满?#36710;?#27815;桑,有节律的鼾声粗犷而张扬。

母亲拣出火向中的劈柴,火光暗淡了,大小的火块依旧通红。我想摇醒父亲,母亲摆摆手,拿一件破棉衣盖在他身上:“你爸哪年三十不这样啊。让他睡吧,一会鸡叫,他就惊醒了,放鞭子?#40066;心亍!?/p>

年夜突然沉寂下来。父亲安睡在火向旁,在一阵阵鼾声中,迎候着新年的第一声鸡鸣。

2018年12月12日,株洲

 

 

章登享,出身于农民之家,自幼好读诗书,但难成饱学之士;16岁即为人师,但未有科班之荣;18岁坠入文学梦魇,无奈天资不聪,收获寥寥;后神经衰弱,形销骨立,?#40644;?#36749;笔;30岁得遇名师,且教?#24050;校?#26377;所谓论文近300篇见诸报刊;39岁天降甘霖,忝?#23567;?#29305;级”门墙,不胜惶恐;50岁弃“铁饭碗”,由“公?#21271;洹?#27665;”,远走他乡;今年奔花?#31069;?#20004;鬓霜寒,自知不成大器,但难忘昔年风?#29275;?#20598;尔涂鸦,以娱余年。

?

鄂新网备009-0010 鄂ICP备12009951号 Copyright(C)2010-2014 ganews.tv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闻网版权所有 |关于我们

主管:中共公安县委办公室 公安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中共公安县委宣传部

主办:公安县传?#34903;?#24515;    技术支持: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
新闻热线:0716-522687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百宝彩票(青海快3) 2012彩票软件下载 fm毕尔巴鄂 梦幻西游转区 丛林快讯在线客服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 波斯波利斯对吉达阿赫利预测 幸运农场走势图水果版 宝石女王返水 专家推算平码 财神捕鱼下载